新丐中丐

我就是来占个tag

嗯,大概是在车上的设定


浅野学秀紧跟着浅野学峯的步伐上车。


【喂,理事长大人,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关于家暴案件的事如何?】浅野学秀用手拖住下巴,不紧不慢地继续着之前的话题。


【那么,浅野同学,你想要父亲如何补偿你呢】勾起嘴角,浅野学峯似乎心情好到足以抵消浅野学秀讨要补偿的不快,十年来的心结被解开了,连他紧缩的眉头也松懈下来,显现出几分轻松。

听到他这么说,浅野学秀似乎也放松下来,笑容中带上了一丝邪性。【回家吧,回家您就会知道,我想要的补偿是什么了】

一路无言。


因为是冬季,天色很快暗淡下来,他们到家时已经灯火通明。


门厅前的小灯早就打开了,浅野学秀先一步下了车开门,言笑晏晏地站在门口【父亲大人,怕了吗?】暖黄色的壁灯将他面部没入阴影,淹没了他眼中属于支配者的疯狂。


在学峯踏进家门的瞬间,一双冰凉的手环住他颈间,皮质项圈随着手的动作勒在喉咙,压抑了呼吸。


【父亲大人,支配的游戏似乎应该换我来做支配者了,我说过,我会给你带上项圈的。】


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一样难受得想要反胃,浅野学峯试图挣出项圈,但身后的青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。浅野学秀用近乎残暴的动作将项圈再向后拉了一个皮扣。鲜红色的项圈,泛粉的皮肤,【父亲大人,你似乎没有机会了,只能让我养你一辈子咯】


评论(1)

热度(28)

  1. 赤月✙恭弥新丐中丐 转载了此文字